当前位置:首页 > 专项工作 > 黄石文史

黄石文史

太子豆腐 千年飘香

发布时间:2012-03-07  所属栏目:黄石文史  点击次数:4381  返回上页

打包成型

起豆油

新鲜豆腐

  太子豆腐产于阳新县太子镇,在黄石地区家喻户晓。有史料可查,太子豆腐制作传统有1700多年的历史。太子豆腐鲜嫩可口,风味独特,自古享有“荆楚一绝”的美誉,历朝当地官员还把太子豆腐当作贡品进奉朝廷。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我们再次来到太子镇,决定对太子豆腐制作过程进行全程拍摄。

  太子豆腐美名扬

  从黄石市区到太子镇路程不是很远,但汽车一过大冶大箕铺镇,便开始不停地摇晃起来,不知从何年开始,路两边开了不少选矿厂,路面被破坏殆尽,两边农田也尽遭污染之苦,给人一种满目疮痍之感。
  司机一路埋怨,而我心中却惦记着太子豆腐的香味,本来只需1个小时的路程却走了2个多小时,傍晚时分才到达太子镇。镇文体活动中心的徐桂香主任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太子豆腐宴,有煮、煎、炸、冻、腐等豆腐,真是煎味浓、烧味美、炸味香、冻味软、腐味醇。特别是酥而软的豆油更是豆腐系列中的精品,上可为高级宴席佳肴,下可为老幼病患者康复期的上佳补品,口感好,营养价值极高。
  吃完回味无穷的豆腐宴,我们住在小镇一家私人招待所里,虽然比较简陋,但主人十分热心,我一看时间,大概还可以睡3个小时。
  小镇夜晚十分宁静,街上零星的路灯像萤火虫一般,忽明忽暗。就在我们入睡的时候,窗外突然哗啦啦地刮起一阵阵急骤的山风,穿过门窗缝隙发出刺耳的鸣声。拉开窗帘,只见一轮明月高悬,田野清晰可见,远的山,近的村舍,树枝在山风中摇曳。推开窗,顿时蛙声一片。原来,小镇的夜是如此和谐与美妙。

凌晨1时多,我们准时来到事先约定的李相伙豆腐作坊。

  磨坊飘出豆腐香

  今年65岁的李相伙是小镇出了名的“豆腐大王”。我们进屋后,老人正在昏暗的灯光下用电磨磨黄豆。
  据老人讲,他15岁就跟着爷爷和父亲学做豆腐,到了他这一代也不知道是第几代了。这时,老人的儿子李晓东光着膀子进了磨坊。老人骄傲地说,儿子也是十几岁跟着自己学会了做豆腐,如今也算是小镇上的“老把式”了。
  老人告诉我们,他们每天都是凌晨1时起床做豆腐,细细算来整整50年了。做豆腐靠的是细功夫,在民间有“一磨二洗三点浆”之说。过去是用石磨一点点地细磨,由于效率低,现在石磨基本上被淘汰了,但其口味比用电磨磨出来的要好得多。
  磨完后,将豆浆放入三口大锅之中,然后生火将豆浆烧开。老人讲,生火烧浆是有窍门的,弄得不好,锅中的豆浆全部冒泡跑掉。除了掌握火候外,还要有手头的功夫,难怪李晓东手中的一把蒲扇对着豆浆扇动不停。此时,磨坊里开始弥漫着豆香,沁人心脾。
  待豆浆烧开后,就是挑豆油了。豆油是黄豆的精华,必须用温火。老人说,挑豆油不能太贪,挑多了,豆腐不好吃,挑少了,豆腐过腻。看着那一张张晶莹剔透、薄如蚕翼的豆油,我早已垂涎欲滴了。老人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专门为我盛上一大碗豆浆,添上白糖,放入一张豆油皮请我品尝。从老人手中接过豆浆,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我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
  挑完豆油,再把豆浆倒入一口大缸中过滤。老人使用了两层过滤网,任何细小的杂质都休想进入缸内。豆浆过滤完毕,迎来最关键的时刻:点浆。
  点浆是用石膏水点豆浆,老人说,只有选用最好的石膏才能点出最好的豆腐来,那是一点也不能含糊的。说也神奇,经过点浆后,豆浆中开始出现豆花了,用一块木板用力搅拌一次,雪白的豆腐顿时呈现在眼前。再盛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腐入口,真是细嫩甘甜,清润绵滑,疲劳之感立即散尽。
  豆腐出来后,老人和儿子拿出一块块雪白的小纱布,然后靠手工一块块包扎。老人说:打豆腐,艺难学,难包豆腐四个角,没有三年五载的功夫是包不好豆腐的。将豆腐一块块包好放置片刻后,要重复包一次,然后用杠杆挤压豆腐中的水分,一块块新鲜白嫩的豆腐就制作出来了。

  流传千年的故事

  我想起陆游的一首诗:“浊酒聚邻曲,偶来非宿期。拭盘堆连展,洗釜煮黎祁。”诗中把豆腐作为美味佳肴招待亲朋好友,呈现出一幅农家乐的景象。我仿佛体验到了这种诗意般的感受。
  豆腐成功做了出来,李相伙老人很高兴,问我是否知道太子豆腐是怎么来的。我说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有载“豆腐之法,始于汉淮南王刘安”——公元前164年,刘安袭父封为淮南王,因好道,为求长生不老之药,招方士数千人著书炼丹。在炼丹中发现豆汁与石膏相遇,形成鲜嫩绵滑的豆腐。之后,豆腐制作传入民间。
  老人摇摇头,讲述了太子豆腐救太子的故事:三国时期,孙权称帝后,立孙登为太子。当时为武昌郡的阳新境内遭遇特大暴雨而变成一片汪洋,成千上万的灾民流离失所。孙权携孙登亲赴灾区,赈济灾民。灾后,此地流行瘟疫,百姓多腹泻不止,身生恶疮,无法诊治。太子孙登再次来到疫区施药救治。由于日夜走东串西,直接接触病人,结果自己也染上此病。王贵妃得知后,立即派人赶回家乡。益昌村村民在王贵妃的指点下,每天吃由当地地下水制作的豆腐,然后在身上涂抹当地一个大溶洞内的淤泥,终于战胜了瘟疫。从此,太子豆腐名扬天下,历朝都将其作为贡品。
  我问李相伙老人,为什么太子豆腐只有在太子镇才能做得出这个味呢?老人朗笑道,太子镇地下水非同小可,一旦离开了太子镇的水,太子豆腐就不纯正。至于原因,老人也说不明白。
  但老人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太子豆腐浑身都是宝:豆渣和卤水是喂猪的上等饲料,他每年均喂了不少猪,一个个膘肥体壮;人常年吃太子豆腐,能够延年益寿,无灾少病。老人一拍胸膛,高兴地说:“我至少还能做20年的豆腐!”

  太子豆腐与太子文化

  从李相伙老人的豆腐作坊走出来,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给作坊抹上了一层霞光。我一看时间,已是早上6时,不知不觉在此熬过了一个夜晚。我想起老人刚才那个没有讲完的故事——
  孙登太子连续两次来此赈灾,当地灾民深受感动,称他为“活菩萨”。公元242年,孙登病逝。噩耗传来,当地百姓悲痛万分,在此修建了一座气势宏伟的寺庙,取名“太子庙”。孙权也因痛失爱子,伤心不已,为感激此地百姓重情重义,诏令在此建镇,名曰:太子镇。
  “煮豆作乳脂为酥,高烧油烛斟蜜酒。”这是苏东坡对豆腐的咏叹。而有1700多年历史的太子镇,有绵延数公里的父子山,山中汩汩清泉终年不断,水清味甘,加上历代相传的豆腐制作技艺,使太子豆腐独具特色,长盛不衰。
  整个制作过程采用手工制作,近10道工序:选豆—浸豆—磨豆—煮浆—起豆油—过滤—点浆—滤水—打包成型。食之,细腻绵滑,营养丰富;观之,细若凝脂,洁白如玉;掂之,托于手中晃动而不散塌,掷于汤中久煮而不碎。用当地老百姓的话说:看起来是硬的,吃起来却是软的;摸起来是结的,煮出来却是泡的。其味清淡中藏着鲜美,吃起来清爽生津,能煮、煎、炸、焖、拌、冻、腐,生熟皆可食用,可荤可素,可生产出百余种美味佳肴。
  走进太子镇,让人感受最深的仍然是街道两旁豆腐摊上那一块块鲜香白嫩的豆腐,让人一看就眼馋、口馋、心动、手动……

(来源:东楚晚报 记者 吴建新 通讯员 费上来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