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履职成果 > 理论研究

理论研究

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的政治伦理探析

发布时间:2017-09-14  所属栏目:理论研究  点击次数:7009  返回上页

江 峰

(湖北师范大学政协研究中心,湖北黄石 435002

政治伦理是政治生活中通过一定的社会道德调整人们之间政治关系的道德规范,是政治行为主体塑造社会形象、释放政治能量、赢得社会信任的价值基础,是一种特殊的伦理表现形态。从宏阔的历史境域中可以考察到,中西方政治文化生活展现出来的一个共同之处,就在于政治与伦理的绝不可分。而培养相应的政治伦理品性,即是政治团体和政治共同体的一个重要目标在当今中国社会的政治体制中,政协具有政治协商、参政议政和民主监督三大职能。政协民主监督作为三大职能之一,充分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优势和鲜明特色,是政协作为政治组织存在的一个重要依据,也理所当然地是每个政协委员必须履行的神圣职责。从政治伦理维度,反思政协委员的这一神圣职责,认知和把握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的政治伦理归因、政治生态环境及政治伦理价值,将有利于政协委员作为政治人履职责任的明晰、履职能力的提升和履职作用的发挥。

一、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的政治伦理归因

从政协委员作为个体存在的自身系统考察,履行民主监督职责,是政协委员参与政治,培养政治伦理品性,过上良好生活的自我需要。不参与政治,就无法发展出分担共同善的责任的一种语言能力,也无法培养出某些核心的一般意义上的人的德行。实际上,理想的儒家政治,更是以德行为根基的政治。儒家政治历来强调个体的人的历史传统和社会经验的自我生活渗透,否认自我独立于人类生存处境,因而在儒家政治文化中的个体的人,政治伦理诉求更为强烈,政治生活的伦理底蕴也更为厚实。“天下为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等一系列政治伦理观念,不仅深入到了整个儒家政治文化传统体系的价值内层,而且也融入到了作为个体存在的儒家政治行为主体的社会生活之中。马克思主义者承认人的自然属性,更突出人的社会属性,否认抽象的孤立的人的存在,特别注重从社会关系中把握人的本质,这就决定了其必然会肯定人的政治生活需要。因此,基于上述古今不同类型的政治文化思想观念,从人的良好生活和政治伦理的这种内在关联中,我们不难理解到:作为普遍意义的现实的人,政协委员本来就内在地具有一般现实的人参与政治,过良好生活的自我需要;而作为被赋予特殊政治意义的现实的人,政协委员这种自我需要则更为强烈。政协委员只有通过履行政治协商、参政议政、民主监督三大本职,才能养成自身良好的政治伦理品性,体现自我良好的社会政治形象,真正实现其政治生活价值,过上自己的良好生活。

从政协委员作为社会政治行为主体存在的组织系统考察,履行民主监督职责,是政协委员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组织架构中政治人身份的必然规定和要求。在现实的政治实践中,贯彻落实社会民主、正义、公平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念,通过民主监督,督促相关政策、法规、条例等等的正确执行,保障社会主义政治、法律等制度系统的有效实施和顺利运行。政协委员只有积极参与政治,通过履行民主监督等三大职责,充分发挥自身应有的政治作用,努力做到有所作为,其整体在政治舞台上的良好公众形象才能得以持续的维护,并不断增光添彩,而不致因不作为、乱作为被淡化、抹黑甚至丑化。

二、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的政治伦理环境

政治伦理环境是相对自然、经济、文化生态环境等等而言的一种社会政治环境状态是一定社会地区、部门、领域或界别的政治道德生活环境条件的综合体现是包括党风、政风在内的社会风气的集中反映。良好的政治伦理环境是一个政治团体、组织及其成员首要的生存和发展条件。政协委员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体系中的政治行为主体,其履行民主监督职责,也不能超脱自身所处的政治伦理环境。当今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的政治伦理环境,可从几个主要方面予以考察:就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的角色认知环境而言,十八大以来,中央更加重视政协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体系中的突出作用和地位,政协的政治协商、参政议政、民主监督三大职能得到了中央的反复强调。由此在政治行为主体的角色认同上,为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提供了更好的政治伦理环境。就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的政策环境而言,在当今中国的开放社会,党和国家在为各个界别、各个领域的长短期政策,都更为公开透明,更加追求实效。就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的社会经济环境而言,当前中国社会经济迅猛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存发展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带一路”、亚投行建设、精准扶贫等等一系列经济战略的实施,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追求,这些都不仅要求政协委员在社会经济发展的各个重要环节,履行民主监督的本职,而且,在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也更加优化了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的政治伦理环境。

三、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的政治伦理价值

政治伦理价值,是一定的政治团体、组织及成员作为政治行为主体,在政治生活中,通过其一定的政治行为,培育、发展、完善自身的政治伦理品性,由此所体现出来的价值作用和意义。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保证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不是一句号、不是一句空话,必须落实到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之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简称《政协章程》)第一章第二条明确规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和地方委员会的主要职能是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民主监督是对国家宪法、法律和法规的实施,重大方针政策的贯彻执行、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工作,通过建议和批评进行监督。因此,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虽然是一种非权力性监督,但却正是人民当家作主在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之中的具体而充分的体现。

政协委员民主监督在形式上主要包括:通过政协全体会议、常委会议、主席会议向党委和政府提出建议案;通过各专门委员会提出建议或有关报告;委员视察、委员提案、委员举报、大会发言、反映社情民意或以其他形式提出批评和建议;参加党委和政府有关部门组织的调查和检查活动;政协委员应邀担任司法机关和政府部门特约监督人员等。

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可以充分调动群众的积极性,形成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为广泛的群众基础,有利于执政党抵制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和宗派主义的习气,克服缺点,自我完善,集思广益,取长补短。邓小平曾就此强调说:“我们要广开言路,广开才路,坚持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的‘三不主义’,让各方面的意见、要求、批评和建议充分反映出来,以利于政府集中正确的意见,及时发现和纠正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把我们的各项事业推向前进。”江泽民也指出:“搞好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有利于加强和改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有利于改进政府的工作,有利于领导机关的正确决策,有利于各项方针政策的贯彻落实。”

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可以有效防止特权和腐败滋生,有利于维护国家利益和公民的合法权益。通过政协委员民主监督的履职行为,让群众监督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对那些搞特权、特殊化,经过批评教育,不思悔改的,进行检举、控告、弹劾、撤换、罢免,要求他们在经济上退赔,使之受到法律、纪律的惩处。

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可以增强政协的公信力,促进社会经济的改革与发展。政协委员履行民主监督职责,相对于其履行另外两项职能,还是一个相对薄弱的环节,其在社会经济发展中作用和优势的发挥,未能充分体现,造成政协委员这一履职“短板”,其原因“与对人民政协民主监督职能的定性以及对其内涵的理解存在差异有直接的关系”,因此,正确认知、理解和把握政协委员的民主监督职责,尤其是揭示其政治伦理价值,则是强化政协委员这一履职“短板”的一个认识前提。